忍者ブログ

北方の夜

こんなに多いことを経て、私は、あなたを縛るべきでないため、あなたはあなたの生活、あなたの幸せ、私を含む涙君に自由を・・・・?

睡了夢了

穩穩的,沉沉的,如同古塔般的低音八度跨過,是降調的和絃分解。風吹動樂譜,吹動我微微搖曳著的心。糾結在一起的音符,Dermes脫毛一個連著一個,一個頂著一個,一個跨著一個。沒有停頓,沒有歇息。指尖超乎極限的飛躍,手腕的呼吸,關節的伸屈,琴鍵的敲擊……絲毫沒有感受到汗水的滴落,身心俱投入其中,無法自拔。曲調驟然轉換,疾馳的音符帶領我走過一個個枯榮時代,榮盛的,陰暗的,顯赫的,Dr Max Disney不為人知的……氣息從鼻翼劃過,打了一個圈兒,再隨幾聲聒噪的蟬鳴,飛到另一個地方去。記憶遠去,遠去,只留一人,一琴,在歲月的間隙中流連。

古舊的壁鐘緩慢地走著,時光回轉,仿佛置身童年。久違的弦樂響起,開徹的流年,無際的幻想。淋漓在失落的雨中,伴著一曲清朗的琴聲,睡了,夢了……沒有了色彩渲染的流年,繁華與喧囂,都沉睡著,沉睡在昨日的靜謐中。風住塵香,瞑透中露出微微白色的燈盞。雪白的梔子,絮兒飄揚,Dr Max 兒童英語純淨地沒有一絲瑕疵。天地都是聖潔的,無言之中,事物的輪廓逐漸清晰,又轉向模糊。蒼白的面龐,縞白的衣裳……經過“煉獄”,終能到達天堂。遠方的人、事,隨著一波又一波的聲浪再次逝去。琴音隨夢,沉了下來,沉了下來,若一顆曾經被風吹起的砂礫,嵌入那不見其發端,也不見其終極的,黑白世界的深淵中。——如果可以,就讓我停留在此刻吧,飛向那黑白的世界,飛向廣袤無垠的天地……
PR

西川大江流


星垂平野闊,月湧大江流。在讀完馮至先生的《杜甫傳》之後,加上早年對蜀國文化的癡迷,我決定開始我的西川之旅。

在自由的天空之上,像鳥兒一樣,俯瞰南京城,星羅棋佈的水網枝枝杈杈的連接、曲曲彎彎的隱沒,織起了數千年的繁華與匆忙。不只是出於怎樣的原因,我對民國那段歷史一直都沒有太過濃厚的興趣,山城歌樂山的感慨多半曇花一現。嘉陵江自北向南,長江由西而東,自然的在這座城市碰撞、奔流而去。傍晚佇立在江邊,兩岸青山,華燈初上,人流如織。

差不多同樣的時間裏,在雲遮霧繞的青城山裏,遊人盡去,空穀絕響,只有鬚髮皆白的道仙在庭院裏踱步徘徊,透過參天的楠木,那一抹斜陽下,靜靜的吐著煙圈。岷江在這裏分流而下,漫步在都江堰的山路上,安靜得只剩下江聲,似乎只有到了這個時候,你才能忘記那些煩悶和不快,也只有徜徉在這天府的青山綠水間,你才能放空並做回自己,就像這滔滔江水,純淨、透徹、奔放、灑脫。

都江堰富庶了成都平原,成就了人間天府,的確,成都,美如畫。

在我的腦海裏,西川的漢文化起步比較晚,最早的記憶正是三國那個人文薈萃的歲月。在去武侯祠的路上,我的思緒就已經漫漫漾開,穿過了宋詞唐詩,穿過了魏晉風流。這滿園的階柳庭花,森森翠柏,和三國的烽煙形成鮮明對比。黑板金字的楹聯裏,取西蜀、定南蠻、東和北拒的歷史畫面不斷浮過我的腦海。那個穿梭於宮中府中,忙碌於事無巨細的身影放佛就在眼前。勤勉、務實、對理想的執著追求,我想這大抵就是後世對他推崇倍至的原因吧。

當銀杏樹葉鋪滿了錦裏的石板路,當清晨的陽光灑滿了寬窄巷子,成都,仍舊慵懶地活在自己的世界裏,沒有擁擠,也沒有喧囂,那麼寧靜,那麼乾淨,那麼自然,恰似浣花溪畔的竹林,屹立挺拔,透明純粹。這裏是中國文學的聖地,與我而言,非去不可。我記得有一年的夏天,窗外滂沱大雨,我翻起杜詩,寫下一句“雨中讀杜甫,天地孑然”。而今真正佇立在他曾經的庭院中,那樣博大的情懷再次湧上心頭。一千三百年前,這裏“舍南舍北皆春水”;同樣的秋天裏,這裏“風急天高猿嘯哀”。萬古千秋,天下寒士都聽到了你的呼喊,我想,這樣就足夠了。

一條石板路,千年磁器口。夜雨後的山城如紗似黛,木制的小樓,烏黑的魚鱗瓦,滄桑而又清新,厚重而又雋秀。舅舅說,當年正是出於對這座江邊小鎮的喜愛才選擇留居在這裏。

一座城,一片色,一方水土,一城故事。

カレンダー

06 2020/07 08
S M T W T F S
1 2 3 4
5 6 7 8 9 10 11
12 13 14 15 16 17 18
19 20 21 22 23 24 25
26 27 28 29 30 31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P R